怀宁文明网

怀宁县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   怀宁县文明办  主办

网络文明传播

【原创评论】春来荠美忽忘归

来源:怀宁文明办   发布时间:2021-03-31
摘要:比惊蛰的那声响雷要早,比春笋的探出脑袋要快,在垄亩之间,荠菜是最能感知地气氤氲的植物之一。不像油菜那么耐寒,不似芦蒿那么内敛,这紧贴大地的春天使者,只需绵绵一场喜雨的滋润,便悄无声息地在田间地头和溪边河畔积攒起绿意来。它们娇小的身躯、羞赧

   
    比惊蛰的那声响雷要早,比春笋的探出脑袋要快,在垄亩之间,荠菜是最能感知地气氤氲的植物之一。不像油菜那么耐寒,不似芦蒿那么内敛,这紧贴大地的春天使者,只需绵绵一场喜雨的滋润,便悄无声息地在田间地头和溪边河畔积攒起绿意来。它们娇小的身躯、羞赧的面容,在料峭的风里显然很难独领风骚,可是它们随意的姿态、倔强的性格,稍一露面便在春天的版图上占据报眼的位置。

 

    其实荠菜非常理性也特别知趣,它们知道,春天的头版头条要么是金灿灿的油菜,要么是绿油油的小麦,要么是红艳艳的桃花。它们抢先一步占据了报眼,就是准备以一顶顶羽状的绿伞,敦促所有的生命都律动起来,召唤所有的梦想都葳蕤起来。而它们自身当然率先垂范,一株株从刚刚苏醒的泥土里钻将出来,彼此打量几眼之后,便不服输似的张扬着生命的筋脉,甚或只消一个夜间,便簇生一丛丛绿紫相间的生机。同时它们的心里也在暗暗窃喜:过不了两天,就会有一双双纤纤细手前来或采或挖或铲了……
 

    荠菜的生存之道是顺其自然,随遇而安,田埂上、道路旁、草丛中、沟渠边,到处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。如果从审美的角度来考量,田埂上、道路旁的荠菜尽管有五分玲珑、七分婀娜,但依然是素面朝天,不施粉黛,算不上春天里的佳人。但麦田里的荠菜就迥乎不同了,它们不仅身材高挑,肤色绿莹,而且温婉娉婷,含蓄雅致,与簇拥的麦苗浑然一体,盎然一片,必须躬下身子仔细辨别才会发现它们。这种梦里寻她千百度的乐趣,实际上就是荠菜赋予人们辛勤劳作的生活之美。尤其是三五村姑在麦田里忙碌穿梭的优美身影,给予人的视觉享受更是巧夺天工,赏心悦目。
 

    民谚云:“吃了荠菜,百蔬不鲜。”《素食说略》称:“荠菜为野蕨上品,煮粥作齑,特为清永,以油炒之,颇清腴。”言下之意,荠菜在早春时节不愧为百姓人家的“座上嘉宾”,其做法与它们耿直率真的性格非常契合,或凉拌、或素炒、或做馅、或煲汤,无论哪种都惬意爽口,别有滋味。唐代的白居易留有诗云:“时绕麦田求野荠,强为僧舍煮山羹。”清代的郑板桥这样喟叹:“三春荠菜饶有味,九熟樱桃最有名。”生平嗜好素食的陆游更是对荠菜喜爱有加,他在《食荠》诗中写道:“日日思归饱蕨薇,春来荠美忽忘归。”诗人对食荠颇得其法:“小着盐醯和滋味,微加姜桂助精神。”并且留下了“荠糁芳甘妙绝伦,啜来恍若在峨岷。莼羹下豉知难敌,牛乳抨酥亦未珍”的咏荠佳句。
 

    “打了春,赤脚奔;挑荠菜,拔茅针……”耳熟能详的童谣又在耳畔悠然响起,恋乡情结浓郁的我根本不会迟疑,到田野中去赴一场美好的约会,看荠菜的绿意铺展春天的地毯,让荠菜的清香唤醒沉睡的味蕾……(钱续坤)
 

责任编辑:和永红